有關餐福事工的活動請與本教會的傅祖義(Joe)弟兄和陳則惠姊妹聯繫。 下面是 David Gao 弟兄對Joe的採訪:

David: 請問你們這個餐飲服事是怎麼開始的? 為什麼會開始這個餐飲服事?

Joe: 這個說來其實歷史蠻長的。2004年的時候我在基督工人神學院讀書,當時,我們有一堂課叫做”佈道學”。佈道學的課程裡面, 要訓練操練我們怎麼實際做佈道. 所以我們的老師就請了當時的餐福的主任,也是現在的主任林大姐.她就來我們的課堂裡講餐飲服事這個使命事工異象, 跟我們講怎麼樣做基層傳福音工作,她來講了兩堂課以後,我們就要去做實際宣教的操練.那實際的宣教操練就要去探訪餐館,找餐館的人談,然後去發單張,去邀請。對當時的我來講, 我是很緊張的,因為我那個時候對基層事工也不熟,再加上我那個時候在外面上班,覺得身為工程師,怎麼要去跟基層的人去傳福音,覺得格調有些不太合,但是受到上帝使命的呼召跟感動,我們還是去傳。就是因著這樣去傳,我們就跟基層的人有認識有接觸,後來林大姐就鼓勵我說: “弟兄,那你就來團契來服事吧?”

那個時候的餐福團契我參加的是在Walnut Creek, Walnut Creek 的餐福團契,是屬於康郡福音教會的,也是林大姐所屬的教會,我就參加那邊的餐福團契。

那個時候是每個禮拜一的晚上,所以那個是2004年的年底, 我就跟餐館福音團契開始有了接觸。我在那裡服事六年。那六年我覺得那邊也是蠻成熟蠻穩定的。有一個同工叫鄧滿

堂我們一起服事好多年,還有一些神學的同工,比如項達君。我們都認為餐福團契如果是一個使命,那可以借助基層的餐館福音人,比如是餐館的工作人員,我們不只局限在一個地方,我們當然想擴展。所以我們擴展的時候, 我們嘗試在Dublin做。我們做了一兩年,做得不怎麼成功。後來我們又想找新的據點,那個時候黃牧師在這裡當牧師, 我就來這裡跟黃牧師討論, 表達我們希望在海沃教會來開餐館團契。牧師說沒問題, 在那個時候, 還不算是很正式的教會團契。 在2011年, 經過執事部同意之後, 開始用和平屋聚會。

餐館團契有很豐富的歷史,這個餐館團契後來就不單單叫餐館團契,叫做世界餐福宣教中心,英文叫WCRM。這個餐館團契基本上還是屬於世界餐福宣教中心的。從2011年到2016年, 我們在這裡聚會整整五年了。很感謝神,成立的時候開始才三五個人。我們有幾個基本的主要成員, 幾個參加較久的弟兄姐妹, 在Walnut Creek時就認識的, 我們就在這裡開始成立. 我們那個時候就認識阿琴(San Lorenzo’s 88餐館老闆), 還有阿平(是過去周媽媽之家老闆)。我們和幾位同工有去發傳單邀請,邀請到一些新的餐館工作人員,像Kiko Buffett, Asian Buffett, Newark Buffett 啦,也邀請到大頭蝦,我們到處去邀請, 到處發傳單。

很感謝神,參加的人有老闆,有員工,也有招待生,只要是跟餐館有關的都歡迎參加。現在我們也擴展到做推拿按摩的,因為他們通常禮拜天不方便來,所以就用禮拜三晚上聚會。

D: 餐館團契是美國人開創的?

J: 是中國人, 就是林慧中。

Priscilla: 其實餐福事工最開始在歐洲。歐洲一位張子江牧師,張牧師跟那邊歐洲地方弟兄姐妹先開始有這種聚會。林大姐去探訪他們的時候,發現為何不到美國宣教呢?所以在1995年, 在美國的Oakland Walnut Creek 開始了。

D: 這麼多年來服事,你覺得對你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J: 我覺得服事最基本的一個就是你的心, 服事的心是第1個挑戰。因為如果沒有服事的心,什麼都做不了。為什麼講心? 從心發出的時候你就不會分階級, 那是最大的挑戰,

第2個挑戰, 時間很難.我們都是晚上10點一直聚會到午夜12點, 有時還到12點半。尤其在Walnut Creek 的時候,他們的聚會開始更晚,很多時候到10點45可能

才開始,時間都拖得很晚。時間是一個挑戰。

第3個挑戰, 就是餐館打工的工作人員流動性很大。有時候是老闆炒員工,有時候是員工炒老闆。所以他們只要做得不合意, 不高興,他們就走掉。但對我們來講, 重要的是希望把福音的種子, 撒在他們的心靈。所以我們以福音使命為中心的,一直在播種推動。 人數的多少, 就不太影響我們服事的心態。但是, 如果我們能夠留住餐館老闆的話, 因為餐館老闆在這裡開餐館就跑不掉,那他就如同有生命,而且對餐館工作人員有負擔的話,那就可以成為很好的夥伴跟同工。

第4個挑戰, 就是服事同工。因為這行業時間的特殊, 加上這個行業的特殊,要有很有使命感來一起服事的同工很不容易,但感謝神,去年開始, 我們這個團契傅琳和葉子(王葉) 加入一起服事, 所以我們很感謝神。

第5個挑戰, 就是接送。我們的心態是,只要你能夠願意來,我們一定去接。因為有很多在餐館打工的人沒有車子,都是新移民。打工真的很苦, 有一句話說:”晚上枕頭,早上爐頭”, 他們的生活範圍很窄,都在廚房裡面。整天幾乎都在廚房。而且很多時候文化水平也比較低,很不容易。

D:那這麼多年來服事你們覺得最大的喜悅,或是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J: 我們很感謝神,看到餐福是一個很好的傳福音的平台。那有這樣的一個使命,

有這樣的一個異象,針對餐館打工人做基層服事是一個很好傳福音的機會。所以領人歸主,我們真的是說這是我們最大的喜悅。我剛才說過, 我們已經不太在乎這些餐飲業的弟兄姐妹們, 流動到別的地方去,只要他已經得著福音信靠耶穌,那我們就最大的喜悅。所以這是為何我們不屈不撓的, 很樂意地默默的在這項服事。

J: 我剛才講這麼多,我都忘記跟你講我們餐館有一個使命,我們有一個Logo Slogan. 我們說:凡有土地的地方都有中國人,凡有中國人的地方都有中國餐廳,凡有中國餐廳的地方都希望成為一個福音的據點。福音進餐廳,福音出餐廳,才傳得出去。

D: 你剛剛提到一個蠻好point, 就是希望餐館老闆成為傳福音的最重要的人。那你覺過去在傳福音的過程中, 跟餐館老闆傳福音的挑戰在哪裡?

J: 跟餐館老闆的挑戰是什麼? 其實我覺得挑戰都一樣。不管是老闆,或許是員工挑戰一樣的大。這個老闆如果他屬傳統的, 很多的時候他們的餐館是有擺神像的, 擺關公的; 那如果他們是很迷信的, 就覺得不歡迎我們去,被趕出來的都有,就不是很願意。基本信仰的問題,傳統的民間信仰,是蠻難的。此外, 許多老闆的心比較剛硬,他們覺得他們餐館做得不錯啊,幹嘛要來信你的啊,所以這都是挑戰。

D: 那你們這麼多年服事,你們覺得說有哪些人的見證讓你們非常印象深刻?

P: 我們剛剛說88老闆娘阿琴,她本來是家裡經歷很大的變動,那時這個林大姐就是現在的餐福主任去見她的時候,幾乎是等於是很絕望的一個光景,那個主任就跟她傳福音,那她就非常的信靠主, 熱心事奉主,參加我們團契, 現在幾乎每一天都有見證。不管是餐館還是她家裡, 她凡事都學習禱告。很多經歷神的見證,她的餐館在San Lorenzo, 離這裡很近。

J: 阿平, 是過去周媽媽之家老闆, 也很有見證。因為他過去真的是辛苦,各方面都很焦慮,像是破產啊,後來真的是信靠神, 生命更新, 生活蒙福。

D: 好像在餐館做事, 很多人會染上賭博的習慣。

P: 沒錯,因為沒有別的事情做。很辛苦賺來的錢就是賭光了,太大誘惑了。

J: 這個是餐館從業人員一個很大的誘惑, 這些癮裡面, 賭癮是最嚴重的。吸毒也有小部分。賭癮是很大的,煙癮,酒癮,色癮比較沒有那麼普遍的,但是賭應該

是最多的。

P: 所以就是說希望福音帶給他們以後, 生命會改變,那生活也會跟著就改變。

J: 我們有很多,那我剛才還沒有講完,他們來這裡, 很多有的偷渡來的,有的跳機來的。很多時候就會造成很多家庭兩地分,然後很多時候一隔就是很多年,

就會造成很多家庭問題,內心有孤單。就是一群很需要關懷的對象。

D: 那你們這麼多年來你們大概是帶多少人信主?

J: 在我們這個團契,我們Hayward的。大概有超過十個人信主,在這裡受洗。有好多是葉牧師幫忙來受洗的。

P: 那有一個受洗的, 就是以前在周媽媽那邊,現今在Walnut Creek聚會。那個還沒算,超過10個差不多。如果最近又有一個說要受洗, 所以大概差不多12個吧? 感謝神,5月初又有3位要信主受洗.

D: 哇,這個很不容易吔。

J: 感謝主,榮耀歸於主。我們一個一個慢慢來。

D: 最後一個問題,假設未來你們可能會再去培植類似像你們這樣做餐飲服事的同工的話,你們大概會給什麼樣的建議?

J: 我們其實這麼多年來都一直希望有同工來加入。那我們要給的第一個建議, 一定要委身。因為我剛才說過這個事工不容易。就像我最近你看那個”護家”來講,也是你要很清楚的委身,不然你就是說做不下去。所以我是覺得說, 你要克服時間上的困難。你要委身說你要在這個族群裡面做服事的工作。那你就是說不怕萬難,然後靠著主恩勇往直前。所以說你一定要有這種憐憫心跟愛心,然後不也太計較這個任何的回報,也不要怕麻煩。

P: 因為他們基本上英文都比較差,所以你一定還要幫忙翻譯啊,然後有時候他們要你陪他們出庭,或者是辦移民的事情。反正就是說不要怕麻煩。

D: 所以很多日常生活方面事情會請你們幫忙?

P: 是的,要有心理準備。主要是他們英文不太能通嘛。

D: 有沒有曾經什麼人給你們造成會覺得是蠻大傷害的?不論是心裡上或是各方面?

J: 其實這麼多年來我們都很感恩,沒有什麼給我們製造太多麻煩,沒有啦。

D: 感謝讚美主!

P: 是的,感謝主!那最近呢說傅琳跟王葉來了。她們還有就是其實目前呢兄弟姐妹已經減少我們很多的loading. 他們都很樂意幫忙載人,接人,送人。過去就是我們。那現在很多人分擔了,不只是說傅琳跟王葉,其他弟兄姐妹也會幫忙。現在比較多人真的是同工上願意來服事。

J: 我們還有一個很大的挑戰,最近我們忙,比較少outreach,或者是說我們再去邀請新人,還有關懷也比較欠缺,我們應該多做一些拜訪。就是做一些這樣的單張,一個一個餐館去發。我們有一個office在這裡。就是餐福的機構,總部就在Hayward英文就叫WCRM,就在前面的Mission, 離我們教會五分鐘。然後我們的使命就是希望把這樣的一個異象跟負擔傳遞給所有的教會。那所有的教會就在各地的地方合作去建立餐館團契。

P: 這個機構是推動以及向餐館人傳福音的一個機構。

D: 目的是希望教會能夠重視餐福弟兄姐妹?

P: 是的

J: 希望把這樣的一個福音的浪潮讓大家知道。很多人牧會時根本也沒有時間去想。

P: 因為主要對象是很基層

J: 這個機構是專門到世界各地去做。

P: 有些教會他們的異象是做比較中間層的,受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葉牧師非常有負擔,非常關心。他也去過總部好多次。

J: 我們也請葉牧師幫忙來講道啊。他去年來很多次,只要有有受洗的他都會來,葉牧師很關心這些事的。

餐福事工活動一瞥